bandan 发表于 2008-7-31 00:32:24

音乐打假---武汉乐团“音乐总监”刘鹏究竟是何等角色?

大家好!我们是武汉乐团的演奏员,有从十几岁开始就进武汉歌舞剧院当学员的;也有从音乐学院毕业不久的。我们都具有大学、专科文化及高、中、初级演奏员职称,我们其中有的老同志毕生从事音乐事业,为社会精神文明建设贡献力量。武汉乐团虽然不具备国内其他大乐团的演奏水平,但在市政府各级的领导下,我们这些演奏员是尽职尽责的,乐团在国内也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在我们这个环境里,还孕育出了舟舟这样的残疾弱智“指挥家”,这足以证明我们团队的创造精神与爱心。很多老同志几十年来与乐团朝夕相处,产生了息息相关的难解之情;年轻的后起之秀们盼望随着乐团的更快发展,而有一个施展自己才华的天地。但是事与愿违,武汉乐团的发展走到今天这一步,出现了如此之多的奇闻怪事,甚至丑闻,违背了从市政府领导到每一个演奏员的初衷。出于对武汉乐团当前危机和今后发展的担忧,出于对全市人民负责,我们在此写信,向您们倾吐我们的心声,反映乐团近三年来的工作状况—―――― 一片“繁荣景象”的背后实情。

    在团长周克思的精心策划下,自2003年12月起,武汉乐团聘请了周克思本人的内弟、原新加坡交响乐团大提琴演奏员刘鹏为音乐总监,指挥;在对上级领导隐瞒了很多实情的情况下,签订了5年任期合同,年薪20万(实际开支究竟多少,我们不得而知)。 周利用职权拉关系,为刘鹏大肆制造虚假舆论,到处张帖刘鹏大幅宣传画(武汉音乐学院一些知道刘鹏底细的老师和家属看了后,都嗤之以鼻);长期用高级纸张、印制超过国家级交响乐团标准的精美昂贵节目单。众所周知,武汉市文艺团体的财政状况都是捉襟见肘,乐团也毫不例外,经济条件排全国交响乐团倒数第几名。然而在这些“冠冕堂皇”的宣传背后究竟隐藏了哪些事实?在此容我们一一揭露:

   一.刘鹏原毕业于武汉音乐学院大提琴专业,后到新加坡交响乐团任职大提琴副首席。其间也曾到荷兰某音乐学院进修大提琴,室内乐等专业;并没有接受过正规的音乐学院交响乐队指挥专业训练,没有获得(出具)任何相关学位证明。在他的音乐会节目单上,却吹嘘为:“曾经任职于新加坡国家交响乐团及日本协会室内乐团首席指挥”,“曾担任新加坡国家交响乐团大提琴副首席,首席”,由此抬高身价。据知情人透露:在新加坡,刘鹏只担任过大提琴副首席。另外:在日本各地的“协会”多如牛毛,他这样含混其词的“协会室内乐团”究竟在哪里?任期多久?再说“室内乐团”的规模之小也可想而知。   
    二. 刘鹏的“指挥”手势非常不清楚,经常出错;且多次暴露出缺乏阅读乐队总谱的能力,不会看中音谱号、管乐移调乐器谱。按照指挥专业的要求,他根本就不会看总谱,这就等于是说一个工程师不会看施工图纸。作曲家的每部交响乐作品都是非常严谨的,每一处的表情标记都有其内在含义的;可是刘鹏在排练时却经常任意改动乐谱的表情记号,随意歪曲作曲家的意图,破坏整体效果,也导致乐手们演奏上的障碍。
      一个具有专业水平的指挥,排练一套新曲目通常需要一到两周时间; 他负责解释作品,把握总体、提出要求; 他必须要对总谱有很深的理解、对音乐风格有很准确的把握,并且能结合清晰准确的手势、肢体语言、眼神和面部表情,与乐队产生沟通交流,感染我们演奏员投入艺术创造,唤起我们对音乐演奏的热情;并且他还要善于组织和发挥各个声部长的作用,合理安排时间,掌握分部排练与全体排练的比例,具体解决演奏技巧等细致问题,显示一个优秀管理者的才华。   
       然而,请看刘鹏“音乐总监”都做了些什么――――他不能按生产规律办事,一组曲目要排一个月之久,绝大部分时间是“一锅煮”。他根本没有掌握起码的指挥肢体语言,基本拍子图示都不清楚,手和脚在“指挥”时总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他总是需要全体乐队“陪他”排练——-从开始阶段就陪他一起读谱,逐渐熟悉,到最后大家能凑到一起,就算排练完成,这根本就谈不上是艺术创作。他在排练中抓不住问题的重点,该解决的问题听不出来,也没有解决问题的手段;一些并不重要的地方却花大量时间去磨,随心所欲,大多也只是简单地重复;因为他原是大提琴演奏员,熟悉弦乐,不懂管乐,因此经常把排练的大部分时间放在弦乐声部,管乐声部还得坐陪;他对乐队提出的要求经常是不符合实际,无的放矢,不解决排练的根本问题。这大大地浪费了乐队队员的宝贵时间,浪费乐团的人力物力资源。武汉乐团的排练演出,由原本一个严肃的音乐艺术创作活动,本末倒置,现在变成了由武汉市文化局出巨资,武汉乐团陪练,来培养刘鹏这样一个蹩脚“指挥”。我们大家精神压抑,非常劳累,工作效率却很低下,当然更谈不上准确完整地表达乐曲内涵。对于目前武汉市的大多数普通观众来说,他们距离正确地欣赏交响乐音乐会还有一些差距。他们往往被演出的舞台阵势所迷惑,不易觉察有何失误。在周团长策划的强大宣传攻势及刘鹏的花架子下,掩盖了演出中的多少失误,只有我们最清楚!还记得演出中曾经出现过多次指挥与乐队脱节的事件,这里仅列举少许:

1. 每次乐曲开头起拍,他都要先比划两小节空拍子做准备,搞得大家稀里糊涂不知道<BR>如何开始。―――从没有遇到哪一个专业指挥是这样做的!

2. 在2005年的德沃夏克专场音乐会中,第二乐章乐队按照乐谱演奏已经结束了,而“指挥”刘鹏却还没有结束,他继续“指挥”了一小节,才发现与乐队脱节,不得不停,闹了个大笑话!

3. 在2005年的“六一”儿童节音乐会中,乐队演奏“动物狂欢节”和“彼得与狼”(其实这些曲目,我们以前早已经演出过)。在演出到某一段落中,竟然因为他的错误,导致乐队混乱而中断演奏,把大家晾在舞台上,接着不得不把这一段又重新演奏一遍。这是武汉乐团、包括其前身武汉歌舞剧院乐团几十年历史上空前、绝无仅有的!在国内的一般乐团也很难见到。

4. 在乐曲“红旗颂”中有一个地方是5拍子节奏,而刘鹏每次排练演出总是打成4拍子,并且始终不承认自己的错误。如果不是因为乐手们凭借丰富的演奏经验,每次排练演出都化险为夷,真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

5. 声乐演员黄刚演唱歌剧选曲“今夜无人入睡”,按照国际惯例,在高潮的延长记号之前,伴奏乐队要随之有一个渐慢处理,是情感需要,也方便演唱。但是刘鹏在“指挥”排练时坚持不这样做,给独唱者制造困难,乃致产生矛盾,他还责备演奏员。不过演员和乐队在演出中,还是按音乐要求做了渐慢,刘鹏“指挥”也只有紧跟。这只能说明他根本不熟悉乐曲,不能控制乐队,还固执己见。

6. 在2006年,刘鹏“指挥”演出门德尔松第四交响曲第一乐章,其中某一片段,因为他没有及时提示乐队声部进入(这是一个乐队指挥的起码职责),导致弦乐与管乐声部完全脱节,长达几十小节之久,最后才勉强合拢,总算没有又晾在台上。但是普通观众又岂能发现?

其他大大小小的错误,在他的排练演出中比比皆是,这里不一一列举。所有这些都是武汉乐团十几年历史上空前的。

四. 更严重的是,刘鹏不仅从不承认自己的工作失误,还把错误的原因都推卸到演奏员身上。他为了掩盖自己工作的无能,内心的空虚,而采取以攻为守的做法,几乎每天排练一坐上指挥台就开始辱骂乐队演奏员。他俨然以“从新加坡来的外国人”自居(其实他是个地道的“武汉人”,父母及全家一直居住在武汉,他是去新加坡后才入新籍),丝毫没有民族尊严,口口声声指责“你们这些中国人啊…..”。――――完全是一个卖国贼的嘴脸,令人愤慨!刘鹏经常鄙薄大家说——
“你们都是业余水平,上音乐学院也是白学了。音乐学院老师教出你们这种水平的学生,让他们都上吊去吧。”(他忘了他的父母就是武汉音乐学院的老师)
“你们都是吃错药了,脑子都进水了”。“你们都是死鱼眼睛,是猪耳朵”。
“你们大管声部怎么吹得像外面工地打桩的声音?”“你们怎么这样呆?没有感觉,像僵尸,把你们送到埃及去埋了算了!“骂你是对你客气的,是对你好。”“你们这种水平,不能叫武汉乐团,也不能叫江岸区乐团,只能叫‘解大’(解放大道)乐团。”
“你们以前演奏的音乐,‘红旗颂’等等都是不健康的音乐,都是垃圾。” “你们不可能拿高新,别想发财,只能奉献,不想干可以走人….。” 等等――――还有许多不堪入耳的下流话,在这里无法一一列举。这些言论不但充分暴露他的人品,而且还严重影响大家情绪,让我们再也没有兴致去投入艺术创作。是可忍,孰不可忍!

五、他自己根本不具备起码的专业素质与技能,却以“著名专家”自居,还对外谎称自己是对乐队“要求严格”。演奏员中只要是有人对他表示不满、有异议,他就责令其不得参加排练演出。而团长周克思对待这些事情的态度是要求:“演奏员在工作中不得与指挥产生矛盾。” 但是周克思也“看人打发”欺软怕硬:对有的人要求:“一定要写检讨,向指挥赔礼道歉”――――其中最严重的事件,是对待大提琴演奏员陈军的处理。周克思违反劳动法,强行扣除陈军工资、令其不得上班达半年之久。――― 周对有的人则私下说:“我把他(指刘鹏)也没办法,看在我的面上,算了…” 他对待上级领导则是掩盖事实真相,欺上压下。

有很多年轻演奏员为了维护尊严,无法忍受刘鹏的辱骂,而退职离开,到其他乐团去工作,甚至宁愿改行从事其他职业。其中有:小号演奏员余文涛、双簧管演奏员周京、单簧管演奏员张文鹏、小提琴演奏员姜乐懿、冯薇、低音提琴演奏员叶亮等等。他们都是从音乐学院毕业不久的年轻艺术人才,在职业道路的开始阶段就不幸遇到了这样一个所谓的“指挥”,给他们的心灵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严重地影响了他们的健康成长。也有的退休演奏员,虽然团长表示因工作需要而挽留,但他们就是因为无法再忍受刘鹏拙劣的“指挥”水平和恶劣的作风,而不得不离开。

六、刘鹏还曾以武汉乐团音乐总监名义在武汉某家报纸上,扬言要“招收大提琴学生,培养世界级的大提琴人才”。这实际上是假公济私,为自己敛财大做广告。而且他生活作风败坏,有目共睹。

七 . 据了解实情:刘鹏在新加坡因为家庭问题离婚,又与新加坡交响乐团处理不好工作关系而离职,且患有精神忧郁症。回国后怕人知道丢面子,几年来都是住在其姐夫周克思家中养病,极少回到他在武汉音乐学院的父母家。2003年趁乐团老指挥梅笃信退休,青年指挥易纳新出国留学之机,周克思用尽心机为刘鹏进行包装,将其塞进了乐团。刘鹏从此摇身一变,从一个闲置在家几年之久没有工作的人,成为了“新加坡首席指挥家” 、“武汉音乐界名人”等等,利用市领导关爱乐团建设的苦心,骗取领导的信任,大肆敛财.

八. 周、刘合伙利用乐团经营自己的家业。刘鹏每年拿着与其“业务”水平根本不相称的高薪,而武汉乐团却并不富裕,经济状况在国内交响乐团中排倒数第几名。很多年轻演奏员每月工资才拿几百元,大量的钱财却花在了对刘鹏的个人宣传上。刘鹏还不满足于现在的高薪收入,继续漫天叫价,要求提高工资、演出待遇和年奖。周克思则出谋划策,为其奔波。

九. 2005年,著名指挥家卞祖善先生应邀指挥我团。据说他在得知我们反映的这些情况之后,出于音乐家的良知,也出于对地方乐团的爱护,曾严肃地对周克思指出问题说,不应该找自己的小舅子,一个不会指挥的人来当武汉乐团的指挥。卞先生在音乐界一向以直言不讳著称,他的意见得罪了周,以至于在演出结束时,不安排人员给卞先生献花,造成很恶劣的影响。
    我团青年指挥易纳新,曾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获得指挥学士学位。1994年到乐团工作以来,长期受到周克思的压制,不安排指挥工作,只让他去拉大提琴。2003年易纳新自费出国留学,就读于德国李斯特音乐学院,获得指挥硕士学位。2006年5月学成回国,由市文化局领导安排回我团工作。周克思违反国家有关政策,对留学回国人员采取排斥态度,竟然不给他发基本工资生活费,也不安排工作。在文化局领导的干预下,才不得不发给他基本工资每月600多元,但是至今还没有安排工作。

十 . 他们还假借改革之机,提出要“全员招聘上岗”,其实质是利用乐团的改革大造舆论,说乐团被改革搞垮了,非要等到市领导拨多少多少万的经费下来才能开工。实际上,乐团通过这次改革,虽然某些声部人员有所流失,但留下的还是一批生力军队伍,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乐团应该、也完全可以边生产、边改革,逐渐招收新人员,补充力量,以积极的姿态谋求发展。我们认为经费固然重要,但情况并不像周克思所说:不加钱就不能工作。他们其实是别有用心,借机要挟领导,达到为个人敛财的目的。时至今日,事态愈演愈烈,相信上级领导领导对此会有清醒的认识。

还有很多问题,我们不一一列举。对这些问题,我们早已有了强烈看法,很多不满积压在心,总盼望着有人来调查了解。今天我们写信反映情况,为了表达我们的心声。相信能够得到各级领导和广大音乐爱好者的理解与支持,及时解决问题。为了武汉乐团的健康发展,也为了帮助相关人员悬崖勒马,我们在此强烈呼吁上级领导组织专班调查武汉乐团存在的严重问题,彻底审查刘鹏的专业资格,揭穿其真面目,解除他的合同。武汉乐团是专业水平的交响乐团,不要业余水平的指挥!更不需要以权谋私的团领导!还武汉乐团一个和谐发展的氛围!!

                            武汉乐团绝大多数演奏员

永远的巴乔 发表于 2008-7-31 18:41:21

呵呵,这个在武汉已经是人所周知的事了

bachtrumpet 发表于 2008-8-6 18:08:40

我操!真的是这样....? :gui:

dashu 发表于 2008-8-6 22:01:09

不只这些还有他所有的生活费用全部都由团里支付 比如家里的电费(一个月1000元) 团里帮他租的房子的费用(其实他自己买了房子)每次去外地所谓的考察学习的交通和住宿费用(上次去北京看爱乐的音乐会还带着他的情人之一去的 也由团里支付) 还有4月以后没怎么上班说是为了改革我们的待遇 其实是周为了向文化局施压 把刘鹏的工资从20W加到30W 。

在这解释一下, 三宫的意思是指刘鹏在团里有三个情人, 我们称为三宫。 先说第一个 ,是台面上的,年轻吹长笛的,在武音没读完附中就去了白俄罗斯,混了一两年,什么文凭都没拿到就回来了,进了乐团〈但只是聘用的〉。从刘进团以后,两个人就勾搭上了,她连个初中文凭都没有,靠刘的关系进了团〈把关系办进团里了〉。然后这个情人以第一夫人自居,呕吐之极,同事们也是敢怒不敢言,只为混一口饭,埋头做事。有几个得罪她的,全部被清出武汉乐团。

第二个跟第三个都是小提琴的。一个老的一个小的,刘鹏完全是把武汉乐团当成自已的后宫,三个人也可以平安无事,这个倒还真是蛮佩服她的。武汉乐团的办公经费成了他的小金库,挥霍触目惊心,三万的指挥台算什么?经常带着他的各个情人飞来飞去,这都是我们团里的钱呀。我已经把这篇文章转到文化局的投诉信箱去了。等文化局来查就晓得是哪个在捞了,我不怕查。楼上的还说我们没有捞到钱是在发泄。你也说没有捞到钱,那说明你也承认刘鹏和周克思捞到了。我百分百相信你是三个情人中的一位。呵。换码头吧,这颗树快倒了。好好的一个武汉乐团弄成这样了,人都走光了。每个月的工资都很难到位,你的刘鹏几十万的年薪已经到了荷包里了,根本就不管我们的死活。这就是武汉乐团,一个真实的武汉乐团。

Yanagisawa 发表于 2008-8-8 11:06:34

这种垃圾,去TMD新加坡也算出国?也算在国外?让老子碰上了找关系弄死他,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看不惯的事很多,但你的力量要足够大才行
中国哦周边的国家想去都很简单,只要你去不了那些欧洲的皇家音乐学院还有其他的老牌音乐学院你就不要说你是怎么怎么的,丢死人了,现在连大学都有三本了,知道不?这种垃圾还指挥呢,弄死算了

tang.x.j1983 发表于 2008-8-8 15:42:00

有所耳闻!幸亏我毕业了没进乐团,平时和几个玩得好的乐团朋友一起玩玩重奏还好些。谁便做点什么都不只1钱多撒!等我赚钱了自己组织个小乐队大家一起来玩啊!呵呵:)

music 发表于 2008-8-10 15:38:58

文化厅长是你爹的话,嗯,可以扳倒他了!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的,市里不行去省里,省里不行去中央!最笨的办法,集体罢工!

如清 发表于 2008-9-3 20:31:07

看了这报道,不敢相信?武汉可以说大城市,武汉交响乐队会有这样故事,不会是开玩笑吧?简直匪夷所思!武汉文化局领导看来有问题?会不知道有这么大问题?可能也是一帮用上海话讲捣浆糊朋友?拿纳税人钱混日子?

唐朝飞来的苍蝇 发表于 2008-9-12 10:04:31

这个社会能忽悠能吹牛能舔屁股比什么本事都重要。

爱佛僧 发表于 2009-7-4 14:29:14

说的太好了!我是武汉的,虽然不是搞交响乐的,但是刘鹏的水平和人品真的是 世界第一!

长拉管 发表于 2009-9-10 12:25:50

怎么会是这样呀?看到现在真把我也气蒙了。。。。。非常支持6楼哥们儿“文化厅长是你爹的话,嗯,可以扳倒他了!还有一个办法就是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的,市里不行去省里,省里不行去中央!最笨的办法,集体罢工!”

小野猫love 发表于 2009-9-27 16:40:54

貌似那个刘鹏在武汉人尽皆知诶~ 就这样还不被查办?

mumie 发表于 2010-2-17 23:17:30

其实他人品很好耶。
是不是不应该听片面之词。
没有那个本事,也不可能把武汉乐团维持到现在嘛。
有些人,就是嫉妒嫉妒。。
小节数那么清楚,
用心良苦阿。!!!
数着小节往里面加的吧。

陈俊杰 发表于 2010-10-4 21:55:53

刘鹏总奸··周克思团长(武汉话周克死)每年找武汉市政府要2000万人民币发给我们的工资每月只有2000左右··我们乐团只有60几个人就算70人···12个月70个人就是168万人民币+上第13个月的工资16.8万加起来等于184万人民币···就算200万··加上所谓的请外援(请的都是最垃圾的外援来忽悠武汉的听众)有次演完出听到一个美国小提琴家说这次请他来花了4000美金···还有的是请国外4流演奏员来冒充大师价钱估计一位也就2000美金···就打每个所谓的演奏家一个人4000美金!!!一个月就打来2个所谓的大师!!!(根本没有2个)一年12个月就是8万8千美金折合人民币以现在的美金兑换人民币的话是1美金=6.6人民币 就算1比7吧 一年请外援的钱=61.6万200万的全年工资加上全年请外援的钱=261.6万 武汉市政府每年现在拨款2000万据说到年底剩下的钱都没了还要找市政府要!!!!请问每年市政府拨款的剩下的1740万人民币去哪里了????请问每年市政府拨款的剩下的1740万人民币去哪里了????请问每年市政府拨款的剩下的1740万人民币去哪里了????

ykf034 发表于 2010-10-5 18:35:39

已经遍布神州大地了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音乐打假---武汉乐团“音乐总监”刘鹏究竟是何等角色?

德国JK号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