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 发表于 2008-7-5 18:26:21

神奇的音乐体验——观现代长笛作品音乐会有感

作者:伊然

  现代音乐节的第三天,在中央音乐学院演奏厅成功举行了一场让人耳目一新的现代长笛作品音乐会。

  从如今中国管乐艺术发展的现状上看,对现代管乐音乐的接触和了解上仍与欧洲、世界相距甚远。因此,作为长笛专业的学生,这次的音乐会无疑为我们更直观和感性的了解欧洲最新最重要的现代长笛音乐作品打开一扇窗户。

  说到长笛的历史可追溯到古埃及时代,但我们今天所见到的现代长笛到19世纪才得以完善。它既保留了原始的一面,更具有现代性。因此,这种“双重性格”的乐器特别得到现当代作曲家的青睐。

  此次音乐会的演奏家是来自法国的露易莎?塞罗(Luisa Sello), 她非常擅长对现代作品的诠释,且音乐会的大部分的曲目都是作曲家为她而写的,可以说的上是非常到位和权威的。

  第一首曲目是意大利作曲家戴维德?安扎基(Dabide Anzaghi)为长笛和电子音乐而作。在演奏者没有进场的时候,音乐就已经响起来了,并且使用了“段落复制器”,这样,声音可以一层叠一层的不断循环。接着演奏者缓缓步出,也跟着奏出类似的循环的旋律,此时,整个演奏厅像一个空谷,仔细听又像经过精密计算过的宏大建筑,曲子仅仅两分钟足以显示出作品的壮观和严谨。这也可能是和作曲家受古希腊数学家毕达哥拉斯思想及现代建筑的影响有关吧。
传统音乐会只通过演奏时的强弱、音色变化、句逗、情感处理等来表达作品;而这场音乐会加入了舞蹈,灯光等视觉元素,通过演奏方位的变化,使得听觉和视觉同时感受到空间的层次感,让音乐越发生动和直观。就像意大利作曲家马塞勒·费拉(Marcello Fera)为长笛和微型剧场而写的作品,演奏者穿着金色的长衫,光着脚,吹着长笛,跳着某种神秘的舞蹈,让人感觉到她像个古希腊的祭司,进行着某种仪式一样。

  为了让长笛音乐表现力更丰富,许多作品除了使用普通的长笛,还运用了短笛、中音长笛、低音长笛、扩音长笛等极少使用的装饰性乐器。像斯托克豪森(Karl Heinz Stockhausen)为长笛、短笛、中音长笛独奏写的《Flautina》。一开始,我们都会迷惑,三件乐器如何转换呢?段落间的空隙演奏者会如何填补呢?很快,我们便恍然大悟,哼唱的渐入和模仿转换乐器的音高,让作品非常连贯和特别。

  说到人声在作品中的使用,卡拉?麦格南(Carla Magnan)为长笛吟诵与演奏而写的《声音》也非常引人注目。作品里的吟诵只是一些零碎的没有意义的词,虽然我们不知道演奏者在演奏中说了些什么,但从她的表情、语气一样可以感受到作品的情绪。作品还有很多现代技法的运用,比如击键产生的像弦乐拨弦的声音、气声、口哨音、泛音等等,都非常切合作品“声音”这个题目。

  有好几个作品都带有表现主义风格特点,它们的内容荒诞离奇,结构散乱,缺少逻辑联系,常用简短、快速、高声调、强节奏等表现作品思想感情,有时也运用灯光、道具等作为补充。就像前面提到的马塞勒?费拉的作品,另外还有两个意大利作曲家的作品也体现出这种特点。其中一位是安德里?泰梅里(Andrea Talmelli)为短笛、电子音乐和微型剧场所写的《第一号作品的编舞研究》。作品开始,演奏场地的灯光马上配合变成了暗红色,演奏者一身红色的礼服像是会发光,电子音乐低沉诡异的持续与短笛尖锐短促的声音形成强烈的对比,而且演奏者的神情和动作就像一个没有生命任人摆弄的木偶,呆滞和僵硬。让人感觉整个作品压抑和不安。还有一位是吉莫帕洛?科拉(Giamopaolo Coral)的《海神的驱邪》,为长笛与低音长笛而写。作品是根据希腊神话人物海神波塞东的故事而来。乐曲一开始,低音长笛把事先录好通过扩音器放出,从听觉上,低音长笛迟缓低沉的声音传播的非常缓慢,就像舞台浸入了水中。接着,演奏家缓缓步出舞台,用长笛不断对着放在凳子上的低音长笛吹奏,像一种唤醒的咒语,期待着海神的苏醒。渐渐的,长笛声音随着演奏者的离开而淡去,但作为背景的音乐并没有停止,当我们都以为要结束的时候,演奏家披着红色的披风,戴着一个古怪的面具,吹着低音长笛从舞台的另一个入口走出来,似乎是海神回应着刚才的召唤。最后,乐曲以人声与低音长笛的融合而完结。

  音乐会非常让人兴奋,但唯一一点小的遗憾就是,大部分是意大利作曲家的作品,虽然具有一些欧洲现代音乐的特征,却不能非常的全面,而且演奏形式稍显单一,新鲜感容易消失。因此,我们希望今后多举办类似的演奏会,可以接触更多更形式多样的作品,开阔视野。此次现代长笛作品音乐会非常的成功,也是今年现代音乐节的一大亮点,是一个非常好的开端,并具有创举性意义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神奇的音乐体验——观现代长笛作品音乐会有感